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谜(上)


      1934年五月,阴。我从蒙泰普奇亚诺坐火车来到了克洛维斯,来寻找我消失音信的妹妹阿尔托利亚;此前,我从未到过美利坚南部,漫天的黄沙为暮色增添一分阴翳,分不清天色是黑或灰,这让我有些许惴惴不安。
——亚瑟·潘德拉贡于密西西比河西岸
      德克萨斯州将迁徙过来的英国人改头换面,在墨西哥来的新奇文化的渲染下:他们足蹬高筒皮套靴,配上柯尔特左轮手枪,牛仔帽里甚至盛满了啤酒。这些马背上的英雄们一脚豪迈地踢开酒馆的大门,威士忌是艰苦肮脏后的犒劳。
      但亚瑟显然不属于可被改造的英国人...

18岁于南京

【旧金剑】写在开战之前

      他们在夜里穿梭。白夜里月光才照不透肮脏的秘密。
      吉尔伽美什把与archer身份并不符合的长剑收到背后,像影子从者那样不动声色地出现在漆黑一片的地铁站。他和亚瑟再次站在对立面。
      他非得要救她不可。他的脑子跟那个愚蠢的御主一样转不过弯,明明已经注定的事情却偏要费尽心血去改变。
      圣杯能带给他的......他的故国。
      故国?亚瑟至死也不愿离弃的不列颠,那里有他的使民们,坚信他仍存活的事实。他曾是执剑的红...

【金剑】告白III

      “阿尔托利亚!”

      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声音里的颤抖,只是不住地在不知何处的荒漠里呼喊着她的名字。脚下的黄沙扬起在黄昏的风里,绵延一路的脚印被瞬间抹去痕迹,一如生命,那些世上的蝼蚁。
      他们在清晨打开了满覆沙尘的车门,黑夜拉幕退场,换上鱼肚白的穹顶,地平线上刚落下半边月亮。
      仅仅是一夜,一辆破车已经失去了全部的生命力,它孤孤单单地被遗弃在硬石滩上,寂寥得像被抛弃的恋人。最后一眼,阿尔托利亚把能带走的东西全带上,关上车门。谁也没能料到会遇上...

【金剑】告白II

      偷来的汽车终于在出城的公路上掉了链子,在黄沙遍地的荒漠里抛了锚。男人跳下车,背贴着经历了一天炙烤的柏油路钻进车底。背部传来的热度让他不住发出闷哼。
      忙活了一阵终于宣告失败,车辆彻底报废在黄昏的荒滩上,阿尔托利亚坐在副驾上打开车门,迎面与落日余晖撞了满怀。
日落。
      “上一生,你有见过日落吗?”她侧头问正忙活着的男人。她像是第一次来到人间。
      “现在走,夜里冷。还是等到了明天?”吉尔伽美什不正面回答她,他从车底探出脑袋,皱了皱眉,脸上和...

【fate】碎片


1
「放下你的剑,成为我的妻子。」

2
「如果有下次的话,以Lancer的身份召唤我吧。」

3
「今后只要追求染上我的颜色就行了」

4
「要上了,英雄王」

5
“我是Saber。”那是宛如咏唱圣歌般的,威严而温柔的声音。“是前来保护你的Servant。”就这样,属于沙条绫香的圣杯战争开始了。

6
「在下芬奥纳骑士团第一枪,迪卢姆德奥德里安。」

7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8
「十年不见了,Saber」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Archer?」
Archer。

9
“等到了那个时候,叔叔再带上凛和樱,还有葵,我们四个人去遥远的地方吧。”

10
抱歉,贞德......法兰西背叛了你。

11
我...

【金剑】告白


       深吸完最后一口烟,吉尔伽美什关上车门,把两支枪都上了膛,望向黑暗里盯着他看的眼睛,没来由感到心虚,只好移开视线,握着枪身递给了她。
       “你就不怕我拿枪指着你?”说话间阿尔托利亚接过枪来,把之前用完了子弹的那把扔出窗外。
       “我信得过你,阿尔托利亚,”嗓间有些酸涩,大概是一路上跑了太久又没有水喝的缘故,“但我不会被你骗到同样的蠢事再干一次。”
       听到这话阿尔托利亚轻笑一声:“你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

【金剑】0

      “吉尔伽美什,若是你最终赢得了圣杯......”
      英雄王从来就知道答案。
      他希望再来一次。

疼痛,全身酸痛。
      阿尔托利亚在刺眼的霓虹灯光中惊醒,身着单薄的白袍,秋风刮过她的脊背,她才惊觉自己倚靠在暗红的巷弯墙瓦上,裸露的双足在冰凉的地面冻得通红。
      好在夜里的街上空无一人,只有来来回回的流浪汉找寻着躲避寒风侵袭的容身之地,无人注意到她全身沾满泥污,晦暗的金...

【金剑】Lily 6-10

6
      等到阿尔托利亚再睁开眼时已经溜走了好几个日暮。她醒来时头疼欲裂,花了好半会儿工夫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她醒来没多久梅林便拄着魔杖走进屋来,看到阿尔托利亚从床上坐起来他急忙赶过去把她按住,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让她给溜掉了呢。
      看到梅林一脸慌慌张张的样子,阿尔托利亚心里的疑惑更大了,她想要开口问他一大串问题。梅林望着她的模样她从未见过,仿佛她做了天大的错事。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阿尔托利亚,”没等她开口,梅林倒是抢了先机,快她一步问,“但难道你不先打算告诉我,你是怎么受的...

下一页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