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告白II


      偷来的汽车终于在出城的公路上掉了链子,在黄沙遍地的荒漠里抛了锚。男人跳下车,背贴着经历了一天炙烤的柏油路钻进车底。背部传来的热度让他不住发出闷哼。
      忙活了一阵终于宣告失败,车辆彻底报废在黄昏的荒滩上,阿尔托利亚坐在副驾上打开车门,迎面与落日余晖撞了满怀。
日落。
      “上一生,你有见过日落吗?”她侧头问正忙活着的男人。她像是第一次来到人间。
      “现在走,夜里冷。还是等到了明天?”吉尔伽美什不正面回答她,他从车底探出脑袋,皱了皱眉,脸上和手上沾满了汽油的污渍。
      “好。”阿尔托利亚从车里拿出毯子,将自己包裹在毯子里,直视着渐薄西山的红日。说来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在漫无边际的戈壁滩上观赏日落,他们在一起的时日怎样都不算长,可谁也说不清这份绵密、谨慎又青涩的感情由何时而生。
      晚风借着暮色席卷着尘土卷来,敞开的窗户上短短几分钟里就堆起了黄沙。
      男人走过去,将沙土拍到地上,之后才绕过阿尔托利亚钻进车里,他在后座上伸长了双腿仰面躺下,困意明显从他疲倦的眼眸钻出。
      “那就明天再走。”他说,“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找不来一辆新车。”
      “好。”阿尔托利亚应声,此时刺眼的阳光已经消失,天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深蓝转变,气温也正一点点回落,凉意蔓延着逐渐充斥整个车厢。但她可不想瑟瑟发抖着度过整晚,于是侧身关上了车门,晚风由北向南,呼啸而过,将破旧脆弱的车窗敲地吱啦直响——这车破得仿佛稍微一用力就会整个解体掉。
      “和你一起看的落日,这辈子,倒是第一次。”男人面朝车顶的天窗出声,有风徐徐从那里灌进来。
      “是吗?我以为我俩以前做过这种事。”她回过头笑,“毕竟我们什么都做过了不是吗?”这话说得有些暧昧。
      “我倒觉得没做过多少,以后能做更多。”吉尔伽美什咧嘴轻笑,像在说一件很令他开心的事,“未来的路长着呢。”
      “未来的路长着呢。”她喃喃重复他的话。
      但当夜幕真正降临的时候,本就寥薄的睡意被黑暗驱走,吉尔伽美什从后座坐起身,望着她金黄色的后脑勺,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你说我们还能再回去吗?”
      “回去哪?”
      “家。你家。”
      阿尔托利亚咋舌,他竟然真的对那处破旧的住所留念起来?
      “我喜欢那儿,阿尔托利亚。”他说,“那儿有我俩的从前。”
      “我以为你都忘了。”她眼里有一丝涟漪闪过,但很快被夜色掩盖。自从分手后,她就再也没有与她有过什么联系,就连这一次相遇,竟然都是以敌人的身份——她故意不去关心他是如何度过分开的这一段日子的,但他似乎对她着了迷,这从他再吻上她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了。
      “不能再回去了。”她说,“太危险,时时刻刻都有人盯上我。况且你也没那么容易逃过。”
      “那就随意去哪儿,反正我俩现在都成了叛徒,也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自由多了不是吗?”
      阿尔托利亚突然发现男人在重逢以后变了不少,现在的他不再高傲得不可一世,脱口的话也带上几分随性。她以前可没见过这样的他。
      “你不怕我又骗你,趁你睡着的时候偷偷溜走?”
      “不怕。你已经染上我的颜色了。”
      他说,你去哪里我都能再找到你。
      吉尔伽美什的确有通天的本事,只要他下定了决心去找,有什么人能够真正离他而去呢?瞧他的旧情人,此刻不也正近在咫尺吗?

      阿尔托利亚是被灌进车内的风给吹醒的。荒漠里昼夜温差大,夜晚的气温本来就低,加上晚风并没有要停的意思,身着单薄衬衫的她此时竟微微发起抖来。
      “冷?“被她的动静扰了睡眠,吉尔伽美什正好看到她将毯子裹得更紧。
      “有点。”
      “我也冷,你坐到后座来,毯子分我一半。”
      阿尔托利亚刚坐上后座就被男人有力的臂膀圈住,既而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有些迷迷糊糊地想:他的怀抱从前也是这样温暖吗?
      “现在我不冷了,阿尔托利亚。”他的语句里是掩藏不了的笑意,“你真暖和。”
      “我记得以前,我也这样抱过你。”
      “在你还没走的时候。”
      “你没忘记吧?”
      阿尔托利亚无意挣脱,任由他这样抱着低语,她也不说话,合上眼睛静静听着,渐渐又陷入了沉睡。耳边的记忆碎片让她都分不清是梦或醒,看不清是谁在黑夜的北风里跟她抵死缠绵。
      阿尔托利亚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从前的旧时光,身边的男人问她:“阿尔托利亚,你这一生,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第四次圣杯战争,我遇见你时,”她望着男人猩红的眸子,那里柔软得像落日后的晚霞,“那时我想,我见过你。”
      “不在今生。”她说,她难以忘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51)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