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千救】1(没有2)/情节按字母顺序/

i/x
“我爱你,doc,说你也爱我。”
“唔......”有风从Ratchet脸上扫过,一天繁重的工作让他疲惫不堪,倒在床上就睁不开眼了。
今夜的蓝星一如既往的平静,偌大的床上映上一层月光。房间里安静得出奇,只有两个人均匀的呼吸声。Wheeljack的双手环着拥抱着另一个,他的脸紧挨着他的头,呼出的每一缕气息都从他所拥抱的人耳后飞过。
a
“Ratchet,想要回来看看吗?塞伯坦可是比原来有活力多了!”Ratchet看着通讯视频里的大黄蜂,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开心得不得了。每次救护车和他联系,都会被邀请回家。年轻人的世界,他想着,说:“不了,我看我就待在这边吧。我得去鼓捣那些设备了,会有时间回来的。”“好吧,我们等你。”
b
一个人生活在蓝星上不得不说还是有些寂寞。退了休的军医时常跑出基地去晒晒太阳,“都快要生锈了。”他嘴里嘟囔着。有时候他看着自己的手,又会想到以前战争里的日子,他这双手救了很多人,手背上有小小的疤痕,战争的印记。但在夜里,他却总是想到那个叫他大夫的人。“有多久没见到他了呢?”他在脑海里数着日子,“数不清了。”
c
救护车还记得第一次坐上他的飞船,他透着飞船望向地面,地面的事物都变成尘埃。突然千斤顶的脑袋进入了视线,让救护车一颤。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骂他,就听见千斤顶的的笑声。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嘴角上扬,脸上的疤痕在此刻却让他显得更好看。“Doc,看什么那么入神呢?”救护车都看呆了,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他转过头,说:“开慢点,我想好好看看这颗星球。”“好的大夫。”说完千斤顶就坐回位置上。“别叫我大夫。”他听到。
d
“Sunshine~”
救护车没有理会他。
“Doc~”
救护车皱了皱眉。
“Ratch~”
“你到底要干嘛!!!”救护车拿起一只扳手转过身。
“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不怕死的家伙又走近一步注视着Ratchet的眼睛。
“哐当。”扳手掉地上了。
e
救护车睁开眼睛,外面的阳光很是刺眼。他又闭上眼睛,有一个人突然窜进他的脑海里,任凭他怎么驱赶,总是挥之不去。他起身离开充电床,今天没有人在基地里,又是无聊而漫长的一天。他走出基地,今天的天很蓝,万里无云微风和煦。阳光让他有点睁不开眼睛,他回头想转身回基地,可以个熟悉的声音让他停住了动作。
“Sun shines,你也想晒晒太阳吗Sunshine?”
f
久别重逢,千斤顶当然不会只想要和他的doc一起晒晒太阳。他跑上前抱住救护车,鼻息在救护车的脸上吹过。Ratchet反应过来,一脚踢开了他,没好气地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晚上。”说着,他又走过去想拥抱他。“那你为什么不进来,在外面呆了一夜?”“我不想打扰你的美梦,doc,”他又被救护车挡开了,“何况,这里的夜色,也不是那么难看。”
g
一晚上的疯狂让救护车有点消受不住,千斤顶的脸离他不过一厘米。今天的月光微弱得可怜,只是斑斑驳驳地洒在地上,整个房间几乎漆黑一片,却因为这点光而变得朦胧。救护车一只手圈着千斤顶的脖子,一只手抚摸他脸上的疤痕。后者因为这个动作一颤,让他收回了手,千斤顶拉过他收回去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他更靠近他,握着他的手,吻了他的脸。
h
简单的冲洗完,千斤顶就把他的doc抱回床上。救护车一直闭着眼睛,看来睡得很熟,他在微笑,不知道做了什么梦。面对着救护车的脸,千斤顶也有些看呆了。
w
云开始飘走,月光变得明亮了些,盖在他们俩的身上。“Doc,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我们还活着,”他望着救护车的睡颜,“那我们,就重新开始吧。”
“我爱你,doc,说你也爱我。”
“唔......”
y
千斤顶就站在他面前不远,炮火横飞,塞伯坦。他朝救护车招着手:“嘿,doc!这次想要活着回去怕是有点难啊,听着,等战争结束了,要是那时候我们都还活着的话,我们就重新开始,”他又笑了起来,脸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战争留下的疤痕,“那时候你一定要嫁给......”一阵炮火声让他就要听不见那个常常烦他的声音,他没能来得及再去看看他,在烟雾里被汽车人拉走。满心的绝望。
救护车睁开眼睛,床上染湿了一片他的眼泪,他转过身,身旁的一半空无一人,好像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z
救护车意识不清地跌下床,站起来向外面走去。他不确定发生的一切,他害怕失去他。他这样想着,加快了速度。
“砰。”
他撞到了什么东西,他站起来,却发现那个被他撞倒了的东西正揉着鼻子站起来。“一大早这么急急忙忙地干什么,你怎么还这么有精神......”话没说完,他就又被扑倒在了地上,救护车就吻上了他的唇。还真是主动啊,千斤顶想。
“重新开始吧,我们。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听到救护车的话,他愣了一下。
“好。”
“重新开始。”






【我只是一个画画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30)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