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乱炖】为爱的CP写一个段子1

【青黄】
“啊......哈啊啊......不要了......小青峰......那里太深了啊啊......”
“好好好那我去浅水区游如何?”

【利艾】“早上好,艾伦·阿克曼。”

【锤基】1:“你怎么总是被我骗呢,哥哥。”
2:“No,Loki。”

【金剑】
阿尔托利亚并不知道,那个金发的英灵现在何处。时间仿佛回到第四次圣杯战争。
“放下你的剑,做我的妻子。”

【狡宜】
“再见,宜野。”
狡啮抚摸上宜野的右臂,缺失的右臂被义肢所替代,并不能看出什么异常。
被当作罪犯的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宜野的呼吸却明显顿了顿。

【瓶邪】“您要去哪儿?”
“长白山。”

【尊礼】“NO BLOOD NO BONE NO ASH”
从此这世上只有青王,再无宗像。

【MOP】威震天常常在锈海上落日的余晖里回忆起五百万循环前的战争,他从来就不喜爱战争,他曾为朝思暮想的家园争取重生,他也曾亲手熄灭所爱之人的火种源。
可他最终也不能得知,Optimus的火种里,到底住着谁呢?

【琴赤】赤井秀一最终扣动了扳机,他闭上透绿的眼,黑色的保时捷356A里一束长发染得透红。

( ゚д゚)( ゚д゚)( ゚д゚)( ゚д゚)( ゚д゚)( ゚д゚)( ゚д゚)
(爪机党只有用颜表情当分界线啊喂)

【解语花/解雨臣】
花儿爷:“入了戏的人想要出戏,只能等锣鼓声停了,戏台子垮了,看戏的人厌了,唱戏的人倦了。”





E.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50)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