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1




       当公园的路灯把微弱的光洒满一地,勾勒出寒风凛冽的冬日时,阿尔托利亚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是第七次他们大吵一架后阿尔托利亚负气出走。
       当她终于反应过来想要驱赶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红瞳时,凉风像是嘲笑她般,让路边的树叶成群结队扫过来时的方向。
       她皱了皱眉,把围巾又裹了一裹。


       第一次阿尔托利亚和吉尔伽美什吵架,原因却是简单得很——阿尔托利亚厌倦了整天待在家里,她想要出去工作。
       这样的提议毫无疑问遭到英雄王的反对,他认为她就好好地在家里吃吃喝喝睡睡,被他养着,过世人望尘莫及的生活。
       当然这想法一被表达出口就换来了阿尔托利亚的拳头——他们之间从不吝啬战斗,随后是摔门而去的声音。
       英雄王的眉头快皱成了“十”字。


       时光再次倒转回第四次圣杯战争,那时的他们各自背负着生前的信仰,在圣杯的黑泥中最终获得新生,却再无法接受数十个轮回后,突然降至的新的人生。
       “放下你的剑,做我的妻子。”
       煞风景的是此时的阿尔托利亚正浑身裹满了黑泥,金色的背景被一片黑雾所笼罩。但在吉尔伽美什的赤瞳中,她看到自己,骑士王正如她百年前那般,绿眸里是亘古不变的骄傲。


       吉尔伽美什百无聊赖地走在路上,身着单衣能明显地感到冷风从袖管灌进来。
       “真是麻烦的女人。”他心想,双眼却不放过任何一个她可能存在的地方。
       五千年前的英雄王在现世里并没有惶恐不安。正相反,他也一度忘却过往,在一个冬日的清晨,傻傻地捂着手呵着气四处寻找自己离家出走的爱人——他自身当然是不会承认自己会是傻傻的。



       阿尔托利亚素来不是一个冲动的人,离家时的怒火此时已经消了大半,这得多谢刺骨的寒风。
       她的手冻得通红,踯躅不决了半天,最终还是转过了身。




       这一次阿尔托利亚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她回到家,并没有带钥匙,她懊恼地坐在门前,把身体蜷缩起来。
       吉尔伽美什回到家的时候已将近中午,气温有所上升,可太阳并没有要露脸的意思。他隔着老远就望见门前的身影,脸上挂起难以掩饰的微笑。
       “呐,蠢女人。”他心想。
       他蹲下来,双手放在膝上,饶有兴致地盯着眼前人。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58)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