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2

















*参见《吉尔伽美什史诗》




       阿尔托利亚的脸被冻得微红,她身着单薄的衣物,把脸藏在厚厚的围巾里,发丝被吹得凌乱,丝毫说不上好看。
       但是吉尔伽美什眼中这一切都变了样。他能看见她闭着的眼睑下,那澄澈的、清绿的眼眸;他能听见衬衣下她渐渐加快的心跳,就像十年前他们第一次在被洗礼后的重生后相遇;他的手仍搭在自己腿上,却能感受到她瑟瑟发抖的脊背,向外散发的热量。
       也许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这个完全不像女人般的骑士王,才是他真正的海洛因,令人兴奋又欲罢不能。



       阿尔托利亚坚决地拒绝了吉尔伽美什的求婚——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表现不出眼前这个男人的认真。看起来轻蔑无比的笑,吊儿郎当的眼神,还总是一副人人欠他五百万的神情......这样想着,阿尔托利亚皱起了眉头。
       “呐,蠢女人,你到底要不要嫁给我?”似乎英雄王并未在英灵时期学会察言观色,于是阿尔托利亚用一个拳头给了他答复。
       但阿尔托利亚并未想到,后来的后来,这可真成了个冗长的故事。
       两位王者不分高低,命运(fate)却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产生交集。如同吉尔伽美什生前被所遇到的第一条蛇偷走灵药一般*,也在悄无声息之中,被他嘴里的蠢女人,牵着鼻子走了。



       吉尔伽美什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蹲下身与阿尔托利亚“对视”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呼吸声十分轻微,像是怕惊醒了浅睡的她。
       然而她并没有睁开眼睛,即使两人都衣着单薄,即使寒风呼啸着像要撕裂整个冬天,她仍感到莫名其妙的安心。
       “真希望永远都这样。”她想。
       这样想着,她就感到落入一个同样温度的怀抱。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闭上眼就能看到的赤瞳。
       那一刻阿尔托利亚悄然失语,她本可以大骂他一顿或者一个拳头狠狠地打在他的鼻梁上,可她坚定的决心一睁眼就被片红所温暖,她只得傻傻地盯着他。






      “蠢女人。”她听见吉尔伽美什的声音。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42)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