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浅谈女权主义


跟父上完全无法沟通,如果是按照埃里希弗洛姆的观点来看,我和他完全不是父女关系。以前有跟他提到过我是很讨厌一切“因为你是女人,所以你不能......你必须......”,他的反应是和直男癌没太大的区别。他就觉得我应该走他决定的生活。我也一直不敢跟她出柜,因为他以前说:同性恋是心理有问题,是变态。

我说:“首先我们生下来都是人,其次才分男女。”他的意思是:这个社会就是一个男权社会,这些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我问学历史的老师,他说这不是经过短短几十年就能从大多人心里改变的想法。不过走在历史发展最前端的人,总是最吃亏的人。他说父上们大概都是不希望他们的女儿成为这样的先行者。

我觉得这并不成为阻碍我拥有女权主义思想的障碍,相反,这更加让我确定了这样的念头——争取女权。

我的家庭是属于半开放半封建的类型,我一腔执着地相信我们每个人的出生或多或少都是有意义的。上帝注定我们来到世界,我们总是要做些事情或向前或向后——这两者在我看来并无区别。

女权并不是喊喊口号或者游行就能争取到的,而遗憾的是,至少在国内我常看到的女人们虽表面活得风光,但实际根本不懂为自己争取权利。

我父母一直在离婚,很多年都在纠缠着,就这点来说,我是十分赞同他们离婚的。因为我父亲以前常打我母亲——我开始厌恶男人大概这也是原因之一——至少我童年的所见所闻给我带来的影响很大,所以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女人,她自愿结婚,但婚后还会遭到家庭暴力的话,绝对不能迟疑,应该捍卫自己的权利。

我母亲信佛教,人比较善良,所以一直都很容忍我父亲,但是这些让我看不下去。我虽然自诩无神论者,但也常寄愿上帝。我从小就有跟我父亲不同的人生观,大多也是受他的影响。我讨厌男人,认为其虚伪,恶心。但对待起男女之间的关系时,我总希望是平等的——不是说一切权利都应该偏向女人,这也是性别歧视的表现,但是作为女权的坚决拥护人,我只希望每个女人心里能有这种意识,即我不用害怕生理上的差异而不敢争取权利。

女人向来被认为是多愁善感的、柔弱的,而不少女人也自诩如此,我对这种看法嗤之以鼻。常听人说:“女人嘛,就应该在家里带孩子,也不用工作,开心过日子就行了。”

我是最无法接受这样的话的人,在我看来,每个女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事业,至少在经济上不用依赖男人。不要做一个依靠男人而生的女人,那样只会让更多的人看不起。

就是如此,上帝在创造女人时,取下了男人的一根肋骨,男人再见到女人时,说:这是我骨中之骨,肉中之肉。

但是上帝是否存在仍是个谜,我只知道我所见的每一个男人都来自女人,对待女人,我希望人们都用一种尊重的态度。

向所有的女人致敬。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7)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