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4



*因为不知道闪闪的真实年龄,只好根据《吉尔伽美什史诗》来推算,距今......大概就是五千年左右吧。









       他皱了皱眉,伸出手去抓起阿尔托利亚的散乱的碎发,把发带取下来,重新给她绑好。阿尔托利亚从没见过他咬着橡皮筋帮她绑头发的样子。那双手是那样的骨节分明,他帮她掖被子时她怎么就没发现呢?



       迪卢木多奥迪那望着门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心想着今天可真是个倒霉的日子。冬日的太阳虽探出头来,但空气里还是弥漫着寒冷的灰尘,他不禁吸吸鼻子,呼吸着干燥的空气。尤其是——他转过头对上的两双一红一绿的眼睛。
        他可从没见过这样年轻的、奇怪的父母。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俨然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样的气氛尴尬不已,迪卢木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拿着笔的手就这样停在半空中,眼睛望向门外。
       “啊,是的,我是说,”他还是打破了这局面,放下笔把双手放在桌子上支撑起上身。
       “她怀孕了。”
两个人的眼睛又睁得更大了,一坐一站地杵着,像极了愣神的雕像。
       迪卢木多就势观察起他们来。两个人看上去互相厌恶的样子,对彼此不冷不淡却又恰好因此多了几份默契。虽然那两头金色的头发着实是闪瞎了他的眼,但两者站在一起却又微妙地合拍极了,真是说不出的奇怪。




       阿尔托利亚回过神来,绿色的眼睛又恢复平常的神采。她站起来对迪卢木多说了谢谢,欠了欠身,准备从仍愣着不动的吉尔伽美什身边绕过去。




       英雄王在生前曾登上王位享尽荣华,曾将金石之剑指向御者的喉咙;他也曾跋山涉水求取永生,也曾在神灵的庇佑下诞生于世。
他曾以为他的一生,将在无上的荣誉中虚度;或是在数百年后的战争,重新成为新世界的王者。
       但四千多岁*的英雄王从没想过,他会在离他的时代遥不可及的今天,普普通通地存活于世;或者他更无从得知,他能娶上自己心爱的女人,与她在时有风雨的考验中,共度一生——而如今却不只他们二人。


       “嘿!我说你,”迪卢木多大夫恨铁不成钢地伸出手在吉尔伽美什眼前晃了晃,“她是你的女朋友?”
       吉尔伽美什回过神来,恍然发现阿尔托利亚也不知所踪。“您刚刚说什么?”他问。
       “他是你女朋友?”
       “噢,她在哪儿?”
       迪卢木多很是头痛,他们的画风似乎天差地别。窗口的风灌进来,他阿嚏阿嚏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以下非正文】


Lancer's Death:
I will never forgive you… I will never forgive any of you! You inhuman monsters, who have ruined the honor of a knight, let my blood taint your dreams forever! May the Grail be cursed. May the wish it grants bring disaster! And when you fall into the searing pits of hell… you will remember the hateful rage of Diarmuid!






*这一段是Lancer自杀时所讲之话,我想,这应该也是一种curse吧。

*关于这节提到的Lancer是fz里的迪卢木多奥迪那,其实我个人是比较喜欢b站上的翻译“迪尔姆德奥德里安”;和fsn里的汪酱一样,不论是哪一个Lancer我都炒鸡爱,对幸运Eの执念这样。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5)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