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5







       回家的路上阿尔托利亚执意要走河边的石砖路,她脑袋里晕乎乎的,从医院出来,一不留神就走到了这儿。
       依旧是冬天,但空气里的肃杀远没有几周前凛冽,取而代之的是冬日的太阳,点点滴滴撒在路上,带来一点温暖的气息。
       阿尔托利亚百无聊赖地对着空气哈出热气,白雾在空中停留数秒随即消散,她乐此不疲地玩了一路。
       吉尔伽美什隔着老远跟在她身后,两个人就这样一路走回了家里。




       回家窝在沙发里是阿尔托利亚最闲适的享受了,吉尔伽美什坐在她旁边。今天他嘴唇紧闭着一句话都不说,眉头拧成一道沟壑。
       “你在想什么?”阿尔托利亚单身撑起身体来,把头放在靠枕上。她的头发又弄乱了,随着脑袋的移动散落大半在脖颈上。
       吉尔伽美什没有回答,他侧过身来双手绕到她脑后,帮她把头发绾了一绾。扎成一个马尾后他仍保持着姿势,左手覆上阿尔托利亚的右耳。
       当吉尔伽美什的双脸无限制地放大时,阿尔托利亚也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温度,在冬季显得尤为暖和,就像一个移动的取暖器。
       吉尔伽美什抱着她,居然笑了,但并没有发出声音,可他嘴角上扬的弧度似乎融化了冬季的寒冷。
       “啊,你身上好冷。”他一直抱着阿尔托利亚不放,双手放在她的小腹上。
       阿尔托利亚倒觉得不好意思,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出去,但英雄却一如既往地霸道,反而搂得更紧了。



       阿尔托利亚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回到过去,回到自己曾心心念念渴望的过去。可她一转头,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卧室里的天花板。这次她没有感到陌生,相反,她觉得无比温馨。*








       阿尔托利亚望向窗外,此时天空已是一片漆黑,她被这无尽的黑夜吸引得入神。她刚想起身,却才感到一双手牵着她的,带着不由分说的爱。








       吉尔伽美什似乎睡得很沉,睫毛随着呼吸有节奏地起起伏伏。他侧着身子面向着阿尔托利亚,仿佛从一开始他就是这样望着她,仿佛他能一直望到老。
       阿尔托利亚盯着他的睫毛,黑暗里她看不太清楚,她伸出手想要覆上去,却摸到了他的鼻头。她扑哧一声笑出来,却又立刻压低了呼吸。
       睡梦里吉尔伽美什想,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呢?
       骑士王顺着他的鼻梁摸到他的耳后,吉尔伽美什自从阿尔托利亚生病以来就没刮过胡子,如今稀稀疏疏地长在他的脸上,让他好像苍老了几分。



       冬季快要结束,他们门前的梨花树已经长出小小的苞丫。但半夜还会有清冷的风吹进来,阿尔托利亚往被子里缩了缩身子,却在缩进装睡的吉尔伽美什的怀里后再也出不来了。






       阿尔托利亚表示不知啥时候闪闪的咸猪手就摸来摸去了呢( ´ ▽ ` )ノ【误







*见3,“阿尔托利亚醒来后看到自家的天花板,感到陌生极了。”;见8,“她睁开眼,这竟不是自家的天花板?!”


3里是表现从噩梦中醒来的惊愕;8里是她因为宿醉而和吉尔伽美什在他家里那啥了一晚上后睁开眼看到的是吉尔伽美什家的天花板。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5)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