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7







*取自fz里三王坐饮的片段。我个人十分喜欢大帝伊斯康达尔。



       今天的阿尔托利亚心情一如既往的糟糕,她跑去到处应征职位却无一不因为自己奇怪的简历而以失败告终。
       听完阿尔托利亚的抱怨后,言峰调侃地笑了笑:“难不成你真解释自己来自几千年前的不列颠?”
       她木然地点了点头,“难道这样不对吗?”她问。
       言峰乐得哈哈大笑:“你这样说不仅会把人们吓一大跳,搞不好大家会认为你脑袋有问题呢。”
       阿尔托利亚严肃起来,认真地表示她不能撒谎,不能因为得到一份小小的工作而编造自己的身世经历。她的眼睛透出自己的坚持,言峰也知趣地收了嘴。
       但不敌饥饿,阿尔托利亚的肚子十分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咕咕咕的,她一下子尴尬起来。
       她赖在牧师言峰的家里已经很久了,一家人虽十分理解阿尔托利亚的遭遇,好心地让她住进家里来,但阿尔托利亚还是觉得十分不好意思再打扰下去。
       吃完午饭她就在桌前研究起报纸上的招聘启事和租房信息,她将所有的信息记录在一个小笔记本上,写完之后便带着它出了门。本子已经用掉了一半,可她还仍然在路上。



       一周后阿尔托利亚托着大包小包站在新租的公寓门口与言峰一家告别,他们开车离去后阿尔托利亚才开始将东西悉数搬进屋里。那时候她可没想到,这平平凡凡的门口种着一刻梨花树的房子,将是她余下的人生里,真正得以从漂泊中得到归宿的家。




       再遇到吉尔伽美什已经是五年以后,两人在冬天的傍晚偶遇。那时的阿尔托利亚刚告别了言峰搬进新的公寓,但还是因为奇怪的简历而找不到工作。
       能遇到故人,不管以前是敌是友,在这个离阿尔托利亚生活的时代几千年的现今,是何其幸运。可一整天在街上跑来跑去的阿尔托利亚腿肚子正不住的打颤,肚子也不合时宜地叫起来。她有些尴尬地向吉尔伽美什笑笑。

       “想要喝酒吗?”吉尔伽美什嘴上问着,但直接拿来了几瓶清酒。
       阿尔托利亚摇摇头,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吉尔伽美什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心里觉得好笑,好像她是个逃灾的难民,好久都没有吃饭的样子。
       他倒上两杯清酒,其中一杯被送到了阿尔托利亚手上。
       “喝一杯吧?”
       阿尔托利亚也不含糊,拿起酒杯。*
       “没有致酒词吗?”她问。
       “你说吧。”吉尔伽美什在木桌的这头,握着酒杯饶有兴致地盯着她。


       阿尔托利亚歪着脑袋想了想。
       “那就,致所有未到场的朋友。”*她说。





*插叙
*这是继黑泥事件后阿尔托利亚与吉尔伽美什一切故事的源头
*"To absent friends then."



*因为已经写到后面去了......所以下下章我会涨很多很多很多字符的!ʕ •ᴥ•ʔ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1)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