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8




*两章硬拼在一起......字数终于突破了( ´ ▽ ` )ノ
*7后的醉酒梗......还是在回忆杀中



       阿尔托利亚睁开眼时,看到的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天花板。只是在观察了半天后她发现,这不是自己家的天花板?!
       身边人随着呼吸的轻微呼噜声让她回过神来。阿尔托利亚在看到那一头金色头发后整个人都是崩溃的,当她正准备一脚把吉尔伽美什踢下床时才猛然发现两个人身上都未着衣服。


       阿尔托利亚下巴快惊愕地掉在了地上,她努力地平静下来想要回想起来眼前这一切的缘由,脑袋里却一片空白。
       “该死。”阿尔托利亚小声嘀咕,她的脑袋开始疼起来,像是宿醉后的头昏脑胀。
       她准备偷偷爬起来准备溜走,又一边疑惑着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好巧不巧这个时候,向来不懂时宜的英雄王翻了个身,伸了伸懒腰就要醒过来。
       阿尔托利亚正准备起身,听到他的动静后整个人又躲回了被子里,用被子捂住越来越烫的脸。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伸了个懒腰后吉尔伽美什发现了被子里脸上由于缺氧被捂得通红的阿尔托利亚。
       骑士王一听他这样问,一脚就把他踹到了地上。“你问我?”她眼睛快要瞪出来,“你要不要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你床上?!”
       吉尔伽美什不明所以,更是稀里糊涂地被踹到了地上,也窝了一肚子火。直到阿尔托利亚拿起枕头又要往他脸上飞来时,他才恍然意识到他俩都没穿衣服而躺在了一张床上——这还是他的床,是个人都能猜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吉尔伽美什扶额,想着这诱拐少女的罪名自己是背定了。
       阿尔托利亚看他愣了半天神,像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她也安静下来开始回忆昨晚的经过。可她刚闭上眼头就疼得难受,全然想不起来。




       “阿尔托利亚。”吉尔伽美什叫她的名字。
       她不吭一声,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阿尔托利亚。”英雄王难得如此有耐心。
       还没等阿尔托利亚翻第二个白眼,那双令她炸毛的眼睛赫然出现在她面前。
       “我会对你负责的。”吉尔伽美什一如既往地说着傻话。
       “你给我滚出去!”这是有着赤红色双眸的王者在挨了阿尔托利亚一拳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实际上两个人在吉尔伽美什家什么也没有做。但一个认为一定做了什么认真地想借着“对她负责”为借口强买强卖;另一个则想着“就算做了什么也坚决不要承认”,两个人就这样在一片狼藉的房间里呆了一个上午。
       “你......你快出去。”阿尔托利亚决定不要再继续呆在这里了。
       吉尔伽美什揉了揉被揍了一拳的脸,“为什么?这里是我的房间。”
       阿尔托利亚没再说话,脸上却又发起烧来。“我还没穿衣服呢。”她心里想着,对英雄王的不谙世事抱怨着。



       阿尔托利亚想不到的是,那张几秒前还和她大眼瞪小眼的脸在她一转头就窜到她跟前。
       吉尔伽美什搂着她的肩,艰难地从额头吻到眼角。虽说是搂,却由于阿尔托利亚的挣扎用了不小的力气。他们俩的头发在早晨的阳光沐浴下闪着光,从远处看根本无法分清。
       阿尔托利亚的头发散落下来,软软地刺着两个人的脸。吉尔伽美什用手帮她把头发别到耳后,他的体温不高,与阿尔托利亚的宿醉截然不同,他的唇吻上她眼睛的时候,呼呼的热气打在她眼皮上。
       阿尔托利亚的头晕晕的,整个人快要软下去,吉尔伽美什用手环住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好温暖啊。”阿尔托利亚想。她有多少年没这样被人搂在怀里过了呢?她也说不清楚。
       之后的事情阿尔托利亚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之后的每一个冬天里,阿尔托利亚爱上了每一缕清晨的阳光爬上床的时刻。



       “五年不见了,阿尔托利亚。”*吉尔伽美什在她耳边轻轻呢喃,“我好想你。”

       阿尔托利亚再醒过来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已经不见了踪影。房间已经拉上了窗帘,空调被细心地调到不冷不热的温度。她从床边拿起自己的衣服,闻了闻后皱起了眉头。
       她打开他的衣橱,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件折得整整齐齐的白色衬衫。阿尔托利亚看见它的第一眼心里就升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和你见过吗?”她自言自语,拿出衬衫闻了闻,这味道再熟悉不过了。


       “啊,阿尔托利亚。”英雄王避开她伸过来的手,用手抓过阿尔托利亚松松散散的头发,扯着发带帮她扎好。这是吉尔伽美什第一次帮她扎头发。
       绑好后他正视她的眼睛道,“你愿意嫁给我吗?”
       阿尔托利亚眼睛睁得很大,好像没听到一般愣了神。她还没缓过神来,吉尔伽美什的手就覆上了她身上穿着的他的衬衫。
       “Archer。”*五年以来她第一次这样叫他,听到后吉尔伽美什的身体明显顿了顿。
       他抱着她,把她圈在自己怀里,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里,也不说话。两个人的体温都不高,但却足以温暖整个冬天。
       吉尔伽美什的手一直没离开过他刚帮她扎好的发圈上。阳光下的阿尔托利亚看不到的是,一枚小小的戒指正藏在她的头发里,迎着阳光,闪闪地发着光呢。







1*出自Fate/Stay Night 22集,十年后两人在教堂再战。
“十年不见了,Saber。”吉尔伽美什说。

2*关于Archer只此一次,为了纪念下fsn里两人,自己撒糖吃吧。吉尔伽美什不叫金闪闪,也不叫Archer,更不用分金A红A什么的。吉尔伽美什的名字是吉尔伽美什,是五千年前古巴比伦王国的英雄王,亘古不变。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34)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