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9




*这是回忆杀的最后一章。下一章就回归现在的时间轴了,和6能接上剧情。





       砰的一声门又被重重的关上,吉尔伽美什站在门后,仿佛阿尔托利亚的背影还留在那儿。*
       阿尔托利亚摩挲着左手上的戒指,好几次都想要取下来扔进河里,却又在取下来之后踯躅许久,又重新戴上了。她咬牙切齿地埋怨自己:“为什么就这么优柔寡断呢?”
       这只是一次平常的吵架后离家出走而已——可又十分特别的是,这是第一次。*


       阿尔托利亚刚搬来不久就带来了个大麻烦,而且这个麻烦似乎天天都能惹她生气。
       这是两人在一起之后共度的第一个秋天。秋分日已过,太阳直射南半球,城里的天气忽冷忽热,让人不爽极了——正如阿尔托利亚的心情一般。
       那时他们门前树上的叶子已经开始微微泛黄,稍微的一阵风吹过,叶子就摇摇欲坠,把窗前的吉尔伽美什看得压抑极了。他心情不好时总皱着眉,看谁都不顺眼,一口一个杂种弄得邻居个个都有些怕他。
       但难惹如他,也能被阿尔托利亚一个摔门而走致使脸上的表情瞬息之间千变万化。他在门前和窗口来回走了好几分钟,先是有些愠怒的脸色渐渐变得焦急,一会儿又展现出了担心;英雄王从不是个犹豫的人,在树上的叶子被风吹落了一地时,他拿起钥匙冲出了门。
       吉尔伽美什沿着阿尔托利亚走过的路走下去,眼睛一路上都没停止过东寻西找,“这蠢女人去哪儿了呢?”他额头上不知何时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正当吉尔伽美什翻遍整个大街时,阿尔托利亚在书店里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手上拿着一杯热牛奶,坐在二楼的台阶上聚精会神地翻着书。
       她似乎全然把家里的麻烦抛在了耳后,也没有想到她这半天不回家会造成多少人的伤害——路人们表示被吉尔伽美什抓着领子、赤红得快滴出血来的眼睛盯着询问是否见过一个金发姑娘时的恐惧他们这辈子都不想回想起来。
       天色在阿尔托利亚的指尖划过书页中悄然而去,翻完的书页和冰冷的牛奶提醒了她天色已晚。她从楼梯上站起来,腿已经坐麻了,眼前一片黑压压的,她扶着书柜,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她揉揉发麻的双腿,把牛奶纸杯扔进了垃圾箱,这才推开书店的门走了出去。
       大概书店洗去了阿尔托利亚上午的记忆,走出书店后她全然忘了离家出走的事,“啊,都这么晚了。快回家吧。”她想。
       吉尔伽美什坐在门前的楼梯上等她*,入夜的秋天已经添了一些寒意。他找了半天不见阿尔托利亚的身影,只好回到家门口等她。坐着的时间里吉尔伽美什又开始乱想了。
       “她会不会到别人家去了再也不回来了?”“她不会就这样把我甩了吧?”“那个蠢女人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外边这么黑了她去哪儿了?”“她还在生气吗?”
       他越想心里越乱,耷拉着脑袋看着月光洒了一地。良久,他站起来,决定了就算找到天亮也要找到她。
       “活要见人,死要......不不不能死。”他心里冒出了更奇怪的想法。


       阿尔托利亚周身仿佛给月光笼上了一层薄纱,像是夜晚降临尘世的天使。
       至少在刚站起来就看到她的吉尔伽美什眼中是这样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但是她看到吉尔伽美什发了疯似的向她冲过来的时候还是吓了一大跳,天使瞬间被吓傻了。吉尔伽美什把她抱起来,抱得太紧让她有些缺氧。路过的人都笑咪咪地盯着他们,阿尔托利亚又气又笑:“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吉尔伽美什把她放低了些让她双脚能够踩在地上,但手上的力度却一点没松。
“你怎么了?”阿尔托利亚笑着问他,今天他可真奇怪。
       吉尔伽美什没说话,他把头埋在她颈间,呼出的气弄得阿尔托利亚痒痒的,又推不开他,两个人就这样的姿势抱到腰酸背痛。



       “我找了你好久,你去哪儿了?”吉尔伽美什关上窗帘时问她。
       “去书店里看了看书,没想到看完天色就这么晚了。”
       “噢。”
       沉默了一阵吉尔伽美什开口说道,“我想大概你的想法也,没什么错......关于今天的事。”
       阿尔托利亚惊讶地盯着他,吉尔伽美什的骄傲让他不善于说话,但这却已经表示他的歉意,这可是她始料未及的事;她还以为他会把她找回来,然后两个人再继续争论下去呢。
       还没等阿尔托利亚开口说话,就已经被封住了唇。吉尔伽美什想,这时候可不能让这蠢女人再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了。
       窗外不知何时开始悉悉簌簌下起了小雨,吉尔伽美什关了灯,在黑暗里与阿尔托利亚接吻,他握住她的手,摸到那枚小小的戒指。冰冰凉凉的,与它的主人截然相反的温度。
       吉尔伽美什将她戴了戒指的左手放在自己手里,宽大的手掌覆住了她的,放在自己脸上。两个人都不发一言,听着雨声滴滴答答拍打在窗户上。
       接下来的故事,我不说你也知道。






1*“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

2*是第一次离家出走,在1里面有交代原因。这里有集中用好离家出走梗在写。

3*正如1里,也就是一年后阿尔托利亚第七次离家出走后坐在屋前的楼梯上那样。


*回忆杀正式结束噜~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2)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