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10




*回归现实时间轴。



       阿尔托利亚把刚刚晾干的衣服堆到床上,顿时房间里生出浓浓的阳光的味道。她坐在衣服的中央,有一种俯视群臣的感觉。
       她把一件白色的衬衫熨得奇形怪状,还差点留下了烤焦的印记,再拿起来时已经不成样子。但她还是将它折得整整齐齐,然后放进了衣橱。
       将它放好时阿尔托利亚记起了从两人再遇到如今的荏苒时光,就像这件被叠好的衬衫钻进时光的隧道里踏出了一个个脚印,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整理完一床的衣服阿尔托利亚瞄了瞄手边的时钟,还没有到正午的时间,可窗外的路上已经稀稀疏疏有很多人经过了。她打开窗户望向窗外,太阳快收起了脸,一层一层云翳飘过来,周围一会儿亮一会儿暗,阿尔托利亚在这样站在窗边发了许久的呆。
       “春天快到了。”她想;“今天天气真不错。”她想;“一个人出去转转?”她不知是在问谁。
       在家里闷了一个多月的阿尔托利亚终于换上外出的衣服,独自出门散步了。但要说独自却又不十分准确,她关上门之前都还没想起肚子里的宝宝呢。
       阿尔托利亚的公寓比河而邻,中间是一条不宽不窄的石板路,冬天的中午常有人跑来散步。
       站在岁月更迭的门槛上,很快就要到下一年了。阿尔托利亚掰着指头数着日子,阳光在路上为她勾勒出影子的形状。她踩在影子里,和自己玩的不亦乐乎。阳光时有时无地披上她的肩,金色的头发因此更亮了,呆毛高高地立着。
       路过的人表示自己都看呆了。



 
       吉尔伽美什下巴上青细的胡渣让阿尔托利亚皱了一下午的眉。在多次蹭近阿尔托利亚无果后,她终于决定要解决这个问题了。
       “别看着我,把眼睛闭上。”阿尔托利亚在他赤裸裸的目光下根本无法专心起来。
       “你就不能自己来吗?”
       “没办法,弄不干净嘛。”吉尔伽美什嘴角一咧,换来了对方的一个白眼。
       阿尔托利亚拿着剃须刀,一点一点小心地刮去他脸上的泡沫。吉尔伽美什听话地闭上眼睛,手却一直环着阿尔托利亚。
       阿尔托利亚十分小心翼翼,两个人挨得很近,他闭上眼的脸就这么安静地在她眼前。阿尔托利亚不由自主地停下来,细细端详起来。
       “真好看啊。”她心里想,眼睛落在吉尔伽美什的睫毛上、鼻尖上和嘴角。他棱角分明的脸就这样大大方方地摆在她面前,摆明了是引诱。
       “我很好看吗,骑士王?”他一如既往地毁气氛,睁开一只眼冲阿尔托利亚笑着;像是知道阿尔托利亚心中所想的,他说。
       阿尔托利亚没理他,继续帮他清除掉脸上的泡沫。眼睛却没法专心致志地东瞅瞅西看看呢。

       整理一大半后吉尔伽美什看起来整个人精神不少,阿尔托利亚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她放下剃须刀让他自己清理,吉尔伽美什却不买账,一直用“我不会”厚着脸皮耍赖。
       她又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被吉尔伽美什吻了一嘴的泡沫,从镜子里看去滑稽极了,吉尔伽美什因此笑得忘了继续刮胡子。阿尔托利亚转身就要用水清洗干净,却在打开水龙头时重温了那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她俯下身子闭上眼睛,难受的表情让人心疼。
       吉尔伽美什瞬间就收回了笑容,有些不知所措地拍着阿尔托利亚的脊背。又帮她倒了杯水,担心地看着她。
       阿尔托利亚扶着墙缓了缓,脸色变好了些,但仍皱着眉。
       “难道是又生病了吗?”吉尔伽美什一脸茫然地问。
       她捂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对吉尔伽美什的无知感到好笑,说:“是这个小家伙。”
       英雄王愣了一愣,总算是想明白了阿尔托利亚最近身体的异样是因何而起,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他蹲下去把脸贴在阿尔托利亚双手捂着的地方,一脸严肃地说:“你要再这么折腾阿尔托利亚,等你一出来我就把你扔出窗外挂树上。”
       他说得十分认真,完全没有开玩笑的味道。阿尔托利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吉尔伽美什眉头紧锁,像是真的在考虑刚才的话。
       阿尔托利亚闭上眼睛时只闻到浓浓的剃须泡沫的清香味。看来胡渣清理计划就被这个小东西打断了呢,她这样想着。







*出自金玟岐《岁月神偷》: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40)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