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12






       两个人在周末的下午窝在沙发里一动不动,电视的声音不尴不尬,刚好足以淹没轻微的呼吸声。阿尔托利亚大大咧咧地躺在沙发上,手里的零食不停地在往嘴里送。
       窗外是阴天,浓厚的云翳遮住了阳光,低低地压抑着整个天空,让人喘不过气来。
       吉尔伽美什收起架起来的腿,侧坐着躺到阿尔托利亚的腿上。他把耳朵靠近她的腹部,闭上眼睛,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笑意。阿尔托利亚被他蹭得痒,把手融进他的头发里。
       “我好像听到他说话了。”吉尔伽美什突然睁开眼睛。
       “噢?那他说了什么?”
       吉尔伽美什没回答她,又闭上眼吻了吻阿尔托利亚的小腹,“他说他很爱你,辛苦你了。”
       阿尔托利亚抓薯片的手停在了空中。



       窗外开始吹起一阵阵狂风,云层翻来覆去在空中涌动。阿尔托利亚睁开眼睛,第一眼是吉尔伽美什整个人压在她腿上睡得正熟。她把他从自己身上搬开,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酸酸的。她对着吉尔伽美什瞪了一下眼,把身后的抱枕抽出来压上他的脸。但即使这样折腾吉尔伽美什还是仍沉浸梦乡。
       阿尔托利亚顿时升起玩意,她轻手轻脚跳下沙发,从房间里拿来水粉笔,蹲到吉尔伽美什面前。阿尔托利亚忍着笑意,画完最后一个圆圈后她捂着肚子靠在沙发旁笑成了狗。
       风穿过门前的树枝枝桠,树叶互相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阿尔托利亚也止住了笑,踱到窗台前。
       才下午三四点的样子天就已经黑沉沉的一片,狂风的呼啸夹带着飞扬的灰尘无不喧嚣着一场暴风雨的嘶吼。阿尔托利亚听着窗户玻璃被风拍打的声音,马上跑遍屋子关上了所有的窗户。
       初春的暴风雨并不多见,刚刚长出嫩芽的树枝经不起折腾,在风里摇摇欲坠。阿尔托利亚连鞋都来不及换就拉开了门冲了出去。门没有被关上,风呼呼吹过使得门外的气压变得极低,然后“砰”的一声,门就被风无形的手重重地关上了。
       吉尔伽美什正在梦里跟宝宝玩得开心,“砰”的一声他就被吓醒了。他从沙发上直起身来,有些慌张地望了望四周,没有发现阿尔托利亚的身影。他往窗外望去,只见她顶着一头鸡窝一样的头发在风里......爬树?!
       这接二连三的惊吓让吉尔伽美什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他跑到窗台上,打开窗户,迎面而来的是灰尘和狂风。
       “你跑到外边去干嘛?快从树上下来!”在风里很难听清对方说话,吉尔伽美什扯着嗓子问她。
       “这棵树.......快被吹倒了!”阿尔托利亚的头发在风里飘来飘去,她说话的时候有好几缕飘进了她嘴里。她两手并用攀在树上,将树往风吹来的方向来。吉尔伽美什看到她摇摇欲坠的样子,关上窗户。连忙拿起外套也从屋里冲了出去。
       “你还在树上干嘛?快下来,慢点我接着你。”吉尔伽美什把外套系在自己腰上,两只手准备把阿尔托利亚抱下来。
       “那它怎么办,就这样它会被吹倒的。”
       “我帮你扶着不会倒的。你快下来,这样太危险了。”吉尔伽美什快急哭了。
       阿尔托利亚两只手抓进了树干,慢慢从树上往下滑。快到底的时候被吉尔伽美什抱住。两个人站在树下,风带着奇怪的东西吹到他们身上,阿尔托利亚有些冷,两只手交叠在一起。
       吉尔伽美什站在她面前挡住风向,将腰上的衣服解下来让她穿上。此时风像是和他们作对似的变得猛烈起来,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衣服就已经随风远去。
       阿尔托利亚这时却不合时宜地笑了起来,一看到吉尔伽美什的脸上还有她的杰作,便笑得前仰后俯。
       啪的一声,那根阿尔托利亚爬上树保护的树枝还是被风吹断了。整个树干并不粗,看起来随时都会被连根拔起的样子,吉尔伽美什把阿尔托利亚拉到门前让她先进屋里去。两个人在风里把口袋翻遍了这才发现都没有带钥匙。
       门被关得死死的,窗户也被阿尔托利亚关紧。两个人看着天色越来越黑,一时也不知所措起来。



*这棵树就是以前提到过的梨花树啦~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32)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