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14





       阿尔托利亚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跑。
       她身后是吞噬大地的深不可测的夜空,一路上看不见半个人影,安静伫立着的树木在下一秒就会沦为黑夜的俘虏。
       此时世上安静得只剩下她一个人,周身是说不出的寒冷,她张着嘴,却哑然失言,黑夜吞下她的呼喊,在她身后追逐着。
       她筋疲力尽,双腿渐渐使不上力,她在黑暗里无依无靠;恐惧悄然降临,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滚落下来往地上掉去,却如同掉进深渊般没了回声。



       倏忽之间阿尔托利亚来到她自己小小的公寓,她傻了眼,这里俨然她刚搬进来的样子。她还是轻手轻脚地脱了鞋,刚走出玄关就看到沙发上躺着两个人——吉尔伽美什和她自己。两个人仿佛看不见她似的没有回头。她看到另一个阿尔托利亚好像睡着了,歪着头靠着抱枕一动不动;而吉尔伽美什的右手放在她的发髻上。
       一时间阿尔托利亚的大脑一片空白,但觉得这个场景无比熟悉,她任由身体不受控制地前去。她走近才发现另一个阿尔托利亚果真是睡着了,身上穿的还是吉尔伽美什几年前的旧衬衣呢。吉尔伽美什一动不动地望着她,手指摩挲着她未被绑上的发丝,这时阿尔托利亚才猛然发现她发髻里藏着的戒指,正迎着阳光,闪闪地发着光呢。*
       阿尔托利亚下意识去摸摸左手的无名指,戒指原原本本地在她手上,她恍然大悟:眼前的是五年前的两人,难怪一切都还是崭新的模样。






       阿尔托利亚睁开眼睛,看见的是黑暗中微弱的光映照在家里的天花板上,而不是噩梦中的无际黑夜,她顿时舒了口气。她揉揉双眼,花了好半天缓过神来,急忙伸手摸向床的另一边。啪的一声,她的手打在了柔软的物体上。
       她总算从交叠诡异的梦中醒过来,满头大汗。打到吉尔伽美什的脸后终于确认了这不再是梦境,心里顿时平静下来。她翻了翻身,把背整个靠在吉尔伽美什身上,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吉尔伽美什终于等到阿尔托利亚醒过来,几个小时前还随着阳光闪闪发光的戒指此时已经在黄昏的余晖里看不见踪影。他十分认真地盯着阿尔托利亚的眼睛,又十分认真地从她头发里拿下戒指,而后还十分认真地捧起她的右手,一本正经地说:“嫁给我。”*
       阿尔托利亚刚刚睡醒,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看见他十分认真地望着她说了什么。阿尔托利亚晕乎乎地问他:“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我说我们该做的都做了,你还不要嫁给我吗?”吉尔伽美什闻言放弃温柔路线,把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吉尔伽美什把戒指戴上她的右手无名指,满意地盯了好一会儿:“你可别取下来啊。”
       阿尔托利亚二话不说就取了下来,吉尔伽美什正以为她要随手扔掉然后炸毛指着他大吼“谁要嫁给你”的时候,她拿着它仔细看了看半天。
       阿尔托利亚眼睛半闭着,也不知在看什么,然后在吉尔伽美什紧张的注视下将戒指带到了左手上。
       然后就闭上眼又睡着了。
       大概是酒还没醒吧?吉尔伽美什心想。*




       吉尔伽美什睁开眼,看到的不是五年前阿尔托利亚的睡脸,而是五年后背对着他的她的脑袋。金色的软毛刺到他脸上,他忍不住想伸出手帮她扎好。
       阿尔托利亚把整个背靠在他身上,即使已经到了春天,她仍保持着冬季的习惯,蜷缩着身子紧靠着他。他用力把她的身体扳直,让她平躺着,夜夜他醒来都重复如此的动作——“那样的睡姿对孩子不好。”他一本正经地教育漫不经心看着电视的阿尔托利亚。
       他帮她掖了掖被子,还顺便偷偷送给她一个吻。



       夜晚宁静而漫长,两个人紧靠着,共享着同一个相遇的美梦。














1* 见8里:“吉尔伽美什的手一直没离开过他刚帮她扎好的发圈上。阳光下的阿尔托利亚看不到的是,一枚小小的戒指正藏在她的头发里,迎着阳光,闪闪地发着光呢。”
这段是圣杯战争五年后两人相遇【也就是现在的时间轴五年前】(见7~9)的回忆,用阿尔托利亚的梦来展现;这里算是和8互通了一个梗。

2* 也是8里的情节后续,是对8的补充。也和前边写阿尔托利亚的梦有一个交接。


*****我觉得两个人梦到同一天,同一件事,同一回忆,那得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啊。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36)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