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16





       吉尔伽美什睁开眼睛,空气里的热浪沉沉地压下来,他在睡梦中不知不觉蒙上一身的汗。
       春天照例的短,岁月悠悠跨过每个昼夜在不知不觉中飘来初夏的风。
       门前的树上挂满了零碎的花,有的细细地落下来,在门前铺上一层柔软的毯子。他在床上翻身,转眼就看到阿尔托利亚站在树下站在茸茸的梨花地毯上享受暖洋洋的阳光。
他支着手撑起头,歪着脑袋从屋里的窗户看着她。阿尔托利亚穿着蓝灰交间的裙子,6个月大的肚子撑起裙子,与纤细的手臂和脚腕形成鲜明的对比。
       有几粒花瓣悄悄从树上掉下来,应景地飘上阿尔托利亚的头发。
       吉尔伽美什看入了神,丝毫没觉得撑着头的手已经酸得使不上力。
       “这女人怎么越看越好看呢?”



       “吉尔伽美什!”阿尔托利亚发现从屋子里落到她身上的赤裸裸的目光,对着肇事者大喊。
       吉尔伽美什的美好幻想被这一声喊叫打破,他叹了口气从床上来到窗前。“怎么了?”他探出头,被阳光晒了一脸。
       阿尔托利亚把左手伸到他面前,五指张开晃了晃:“戒指不见了。”
       “快来帮我找找。”她又转身把头低着在地上走来走去。隆起的腹部挡住她的视线,又没有办法弯下腰去,她显得很吃力。
       吉尔伽美什撑手从窗台上翻出去——他一如初次不走寻常路*——蹲下身扒开层层花瓣仔细寻找着。时间将近中午,太阳亮得耀眼,眼前的一切都在发光,两个人毫无所获。


       吉尔伽美什看着餐桌前垂头丧气的阿尔托利亚,她食不知味的样子,脑袋里还在想着自己能把戒指放哪儿去了呢?
       “找不到就算了吧。”他可看不下她吃不下饭,“我再买不就行了。”
       得,我有钱我任性。吉尔伽美什如是想着。
       “我就是要找到!”阿尔托利亚啪地把筷子一摔,气呼呼地跑到屋前又开始找起来。
       吉尔伽美什也没拦着,起身来到窗台前看着她认真的样子,觉得这样也是一种享受。
       “在哪儿呢在哪儿呢?”阿尔托利亚开启碎碎念模式,她的头上,还有未成熟的嫩白的小梨花呢。


       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阿尔托利亚仍惦记着那枚小小的戒指。它前几天还出现在她梦里呢*,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她想。
       “找不到怎么办?”她仰着头盯着天花板,不知是喃喃自语还是询问吉尔伽美什,声音细细的。
       “明天我翻遍屋子帮你找,一定找得到的。”吉尔伽美什回了话,“快睡觉吧。”
       他翻了个身,整个人趴在床上,把手伸到阿尔托利亚枕头下帮她调整好高度,突然就摸到一个圆环。他没出声,拿出来放到手里看了看,和自己手指上那枚戒指长得一模一样。
       他把她的戒指藏到自己枕头底下,伸了伸身子在阿尔托利亚脸上落下一个吻。
       夜里吉尔伽美什做了一个梨花味的梦,缕缕花香从阿尔托利亚的头发飘进他的心里。


       他梦见阿尔托利亚穿上真正的婚纱,就站在门前的树下,两个宝宝躲在她身后。她的头发在没了自己的时候总是梳不好,被随意地绑起来。
       他捧起她的左手,戴上那枚找回的戒指。










1*“一如初次”说的是第四次圣杯中,吉尔伽美什和阿尔托利亚的第一次相遇,他不就站在了路灯上吗?

2*见14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27)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