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17

 

 

 

*伪浴室play

 

       “掉在外边了吗?”阿尔托利亚从窗口探进半个身子望着屋里,吉尔伽美什正把戒指藏进口袋里。

       他径直走到窗台,看到外边已经被翻了个遍,阿尔托利亚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失落。

       “把手给我。”阿尔托利亚傻乎乎地把手递给他,吉尔伽美什抬头望她一眼,“帮你剪指甲。”

       “有这个时间怎么不帮我找戒指?”她没好气地说道,作势要把手伸回来。

       但吉尔伽美什把她的手抓得紧紧的,温暖的力度从手腕传来,阿尔托利亚也懒得挣扎了。

       吉尔伽美什低下头顺着阳光的方向细心地帮她剪起指甲来。他轻轻抬起她的手指,小心修剪着,入神极了。

       阿尔托利亚头顶着厚重的阳光,在初夏的热浪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吉尔伽美什的头。他们俩共有的金发在阳光下发着光,她透过细细的茸毛打量起吉尔伽美什来,发现这个男人认真起来也没那么讨厌。

       阿尔托利亚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冲昏了头,她摇摇脑袋,好让自己不漫想天际。

       “你在想什么?”阿尔托利亚突然问他。

       “我在想,”吉尔伽美什抬起脑袋望了她一眼,眼里说不清有些什么,“我老婆真好看。”

       “.......”

       “把左手给我。”阿尔托利亚把左手交给他,抽出修剪好的右手捻起一撮他的头发想要扎成一个小辫子。吉尔伽美什也没阻止她,就说了声:“别闹。”

       可阿尔托利亚越玩越起劲,没把他的话听进去。

       吉尔伽美什突然抬起头,阿尔托利亚与他深情对视了几秒,便被一个吻擒住了。

       这个吻并不是蜻蜓点水,吉尔伽美什想要夺走她的呼吸般不肯松开她。阿尔托利亚向来不会接吻,脸上爬满了红晕,她睁着眼睛,吉尔伽美什闭着的眼上的睫毛扫过她的脸,她因为缺氧渐渐看不清他的脸。

       等到吉尔伽美什松开她的时候她差点腿一软就晕过去,她搭住他的肩膀才勉强站稳了脚。“我早叫你别闹了。”吉尔伽美什的语气里有点得意。阿尔托利亚背过身去不理他。

       “快进屋里来,梨花的花粉也挺浓呢。”他没忘记春天刚到时她的花粉过敏症,赶快让她进屋里来。

       “可是戒指还没......”阿尔托利亚下意识去摸左手手指,却奇迹般发现戒指又回到了自己手上。她眨了眨双眼,差点以为这是一场梦,吉尔伽美什的声音却把她拉回了现实:

       “蠢女人,以后睡觉的时候也不要把戒指摘下来。”

       他一如既往的霸道,“另外,接吻的时候不要像傻子一样。”

       阿尔托利亚差点冲上去和他打起来。

 

 

 

 

 

 

 

 

 

 

       阿尔托利亚呆呆地望着浴室镜子里的两个人,她转向侧身,挺起的肚子把裙子顶起来,“难看死了。”她小声嘀咕。

       吉尔伽美什把毛巾搭上阿尔托利亚的领口,把她胸前覆盖起来以免着凉。

       阿尔托利亚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自己来吧。”

       “你别动。”

       阿尔托利亚小心翼翼地坐在浴缸里,暖灯橙色的光映得她全身红红的。吉尔伽美什脱掉外套挂在一旁,把衬衫的袖子刷起来,他打开莲蓬头的开关,耐心地调起水温来。

       阿尔托利亚双手撑起下巴盯着他,吉尔伽美什抬起头看见她暖灯下的脸,呼吸都急促了些:“别盯着我看。”

       “为什么?”阿尔托利亚有些奇怪。

       吉尔伽美什怪异地望着她笑,阿尔托利亚瞬间就移开了目光。

       “水温差不多了,把眼睛闭上。”

       阿尔托利亚听话闭上了眼睛,任吉尔伽美什把她的头发冲湿,手把她的头发揉来揉去。

       他的力气不大,但阿尔托利亚的头还是随着他手的动作摆来摆去。

       “别动。”

       “你轻点。”

       虽然吉尔伽美什没有再说话,但手上的力度着实减轻了点。在阿尔托利亚的头发湿透之后他关上水,将洗发露挤到手上擦出泡沫揉到她头发,开始慢慢按起来,很快阿尔托利亚就顶了一头的泡沫。

       泡沫和水流从吉尔伽美什的手上一股股流下,打湿了他挽起来的袖子。薄薄的衬衫湿了贴在他手臂上,阿尔托利亚悄悄睁开眼偷看着。

       他再打开水龙头,帮阿尔托利亚冲洗干净,有些不小心溅到她身上,两个人的衣服都或多或少的湿了。吉尔伽美什用她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她的脸,又帮她抹上护发素;头发上的水顺着脖子流下来,阿尔托利亚的裙子也湿透了贴在身上。

       洗完头发吉尔伽美什的衬衣也没有幸免,暖灯开着,他干脆脱了上衣去给阿尔托利亚擦头发。看到吉尔伽美什开始脱衣服阿尔托利亚吓了一跳,“你,你要干嘛?”她捂着眼睛双眼透过指缝瞄他。

       “你猜呢?”吉尔伽美什觉得好笑,他可没打算做什么呢,但看到阿尔托利亚捂着眼睛又想要调戏她。他于是也跨进浴缸,脸上挂起意味不明的笑,“要一起洗澡吗?”他问。

       于是两个人就开始愉快地洗♂澡了。

       阿尔托利亚的脸更红了,她顶着还没擦干的头发就要往外爬,吉尔伽美什赶紧一把拉住她。“外边这么滑小心摔倒了。”他把她抱住,“头发没干会感冒的。”

       他拿过吹风就开始对着她的头发呼呼呼地吹,阿尔托利亚在镜子里看到他把她打结的头发拉开,捧在手里慢慢吹干。

       吉尔伽美什没穿衣服就把她抱在怀里让她有点不好意思。头发一吹干阿尔托利亚就要换衣服,把他赶出去,“你那么蠢万一摔倒了怎么办?”他一本正经道。

       阿尔托利亚拿他没办法:“那你转过去别看我!”

       闻言吉尔伽美什迅速就转过身:“我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吗?”

       阿尔托利亚在他背后猛点头。

 

       她刚把衣服套上头便被突如其来的吉尔伽美什吻住。暖灯照得两个人体温升高,浴室里还有未散去的水雾。两个人身上也湿湿的,这样朦胧的环境简直是太适合那啥了。

       吉尔伽美什越吻越起劲,阿尔托利亚套头上的衣服被他脱下来扔到一旁。他抱起阿尔托利亚将她放上洗手台,两只手搂住她不放。

       阿尔托利亚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上气不接下气。突然被放上洗手台又吓得不行,两只手抱紧了他的肩膀。

       两个人的呼吸都加快了不少,阿尔托利亚头发上的香味弥漫在整个浴室,吉尔伽美什一闻到就丧失了控制力。他拉过阿尔托利亚的手环上自己的脖子,轻咬她的下唇,从嘴上一路吻向后颈。

       “停停停......”阿尔托利亚推了推他,直勾勾地盯着他说,“宝宝好像在动?!”

       吉尔伽美什终于放开她,如梦初醒般,将头抵在她的额头上,为自己一时精虫上脑感到有些懊悔。他弯下腰将耳朵贴上她的腹部,想要感受里边强有力的心跳声,可他现在只能听到自己的。

       “小崽子们听话一点吧。”他心里想,“浪费了多好的机会啊。”

       阿尔托利亚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蹬了蹬脚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吉尔伽美什又把她抱下来,用浴巾帮她把身上擦得干干净净,又拿来一套刚晾干的衣服帮她换上。

       “快点出去晒晒太阳。”吉尔伽美什一脸黑线地将阿尔托利亚赶出浴室,然后关了暖灯脱了裤子开了冷水闭了眼睛。

       阿尔托利亚疑惑极了:“为什么这么着急地把我赶出来呢?”

       为什么呢?

 

 

 

 

 

 

*下一章炖肉。【憋信我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42)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