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冬木镇的爱情故事 I






       冬木镇上免不了也有说三道四的大叔大婶,这几天的天气比往年热上好几度,不知道谁家的哈巴狗又跑到路口那棵大槐树下边哈哈哈地喘气歇凉。大家伙儿也常常在下了雨刚晴的时候端来椅子凳子,靠在树下乘凉。大家有事没事就扯个东家长西家短的,这不才搬来一户大人家,镇子上就闹开了锅。
       冬木镇地处偏僻,一年下来来来往往的人掰着手指头都数得清,这次新搬来的人家据说了不得,家里边装饰得富丽堂皇,院子里养着成片的栀子花,恨不得在门口镶上几颗宝石。
       但最为大家津津乐道的还是那屋子的主人,自打搬来以后就被镇子上的男女老少踏破了门槛,可不都指望着一睹其真容。
       远坂家的大当家和麻婆有好几日没在镇头的槐树下吵架了,却叽叽喳喳地聊着闲天,内容不过是:“喂老头子你看见那金屋子里住着的人了没?我可见过,那模样别提多俊了。”
       经过这夫夫俩的煽风点火,镇子上人们的好奇心越来越重,都恨不得搬来个椅子守在那大宅子门口,伸长了脖子一探究竟。
       屋子的主人整天在吵吵闹闹中醒过来,自然没什么好脸色,挎着一整脸关了房子里的所有窗户,整天也不出门。佣人们从大门窜出来,苦口婆心地劝门口的小姑娘大伙子们回家洗洗睡吧,看到人家都下了逐客令,大伙这才丢了兴致各回各家,只留下个别不死心的,仍是苦苦等待着。
       镇长潘德拉贡家这下又成了镇民们集体轰炸的对象,小镇上的人们没啥审美观,听风就是雨,觉着一传十十传百地说新房子的主人漂亮那就是个倾国倾城的主,这不都跑来请镇长抛个面子让他出来惊艳惊艳大家。
       吉尔伽美什的午觉还没醒,便又听到好不容易消失了几日的喧闹,他可不喜欢被人指着念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就想着去门口清场。
       尤瑟一见吉尔伽美什从门后走出来便傻了眼,他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身为镇长他心下觉着还是不能太失态,走上去想打个招呼,看见吉尔伽美什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又悻悻地伸回了手。
       坐在人家家里,尤瑟的眼睛都快被满眼的金色闪瞎,他摇摇脑袋,说明了来意:“镇子上的人还都没见过你,大家可都盼着你去打个招呼呢。”
       “不去。”吉尔伽美什果断拒绝了,“还有,以后别让他们跟我家门口堵着,整天吵吵觉都睡不好。”
       尤瑟无言,心想着这财主脾气还挺暴躁,不过看在人家一口就是数不清的金子的份上还是笑吟吟地被请了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住在镇长家旁边的狗大爷边遛狗便散播消息:镇长家要嫁女儿了!!
       这可是一重磅消息,人们天还没亮便都伸出了脑袋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潘德拉贡家的女儿那脾气可不得了,方圆几百里是没人敢接近的。早些年尤瑟也给她物色了一暴发户男子,可自打见面那天那男的屁滚尿流地跑出了他们家之后,再也没人敢说“我要娶镇长家的女儿”诸如此类的话了。
       这天镇长一出门,身后边几个魁梧的大汉就架着他的宝贝女儿,也就是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上了街。小妮子力气挺大,别看那双手细细嫩嫩,早些年可是拿着剑在院子里比划着呢。那双湖绿色的眼睛简直是跟她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有那一头金发,所以自打她出生后是没人怀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了。
       大家一清早被镇长要嫁女儿的消息吓得睡不着,这又看见拉牛般地拖她出来,心想着这下有好戏看了。果不其然,大家都一股脑地跟着镇长,尤瑟也不嫌多事,由着大家跟着看热闹。但是大家都没想到的是,阿尔托利亚竟被拉到了那位巨有钱的大财主的家门口。
       大家傻瞪着眼看着平常关得严严实实的大门被打开,尤瑟拉着阿尔托利亚就要把她塞进去,这做法就有点招群众的不满了,C家大妈一直挺喜欢阿尔托利亚,看着镇长联合他人卖女儿的行为甚是不满,于是在人群中大喊:“镇长你可不能卖了你的亲女儿!”“C妈救我!!”阿尔托利亚与她呼应着,那场景真叫一个感动。
       “再吵吵我就免了你男人的职!”C家大妈还是乖乖住了嘴,她的丈夫只是镇上一最平常的教师,被免了职他们一家三口就只有喝西北风了。她只好眼睁睁看着阿尔托利亚被卖了。
       尤瑟刚把阿尔托利亚塞进吉尔伽美什的大宅子,正想要跨进去,却被告知了“闲人免进”这样的逐客令。
       “好吧,好吧。”有着第二天送到家里边的彩礼,下辈子可不愁吃喝了。尤瑟这样想着,从人群中昂首挺胸地走了出来,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就像是中了大奖似的。


       “你是谁?”阿尔托利亚颇有敌意地盯着吉尔伽美什看,被五花大绑到眼前的男人家里来着实不太好意思,她皱着眉头,装出能吓到人的模样。
       “你爸已经把你嫁给我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了。”吉尔伽美什也挑着眉,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心里确实想着这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幅模样呢哈)还确实挺漂亮。
       “但是他都没经我同意!我不要!我要回家了!”
       “能从这里跑出去再说吧。”
       此时的冬木镇看热闹的人们都散了大半,大家该是跟平常一般该干啥干啥,只有阿尔托利亚一个人的心情跟蒙了层阴翳似的,不开心。
       这次吉尔伽美什可算是买来了一麻烦。阿尔托利亚整天想着怎么跑出去,不仅是想,还疯狂地进行实践,整个大宅子都被她翻了个底朝天,吉尔伽美什也放任着她,随她怎么闹。
       “你真的想出去?”一天吉尔伽美什坐到她面前语重心长地问她。
       阿尔托利亚点点头。
       “那你喜欢我吗?”
       阿尔托利亚头都快摇断了。
       “那你别想出去了。”
       阿尔托利亚瞪着他,吉尔伽美什也也跟她对瞪起来。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吉尔伽美什败下阵来,眼睛疼。
       阿尔托利亚实在是搞不懂他,看着他走出门去的背影,她一鼓作气上去就是一掌,吉尔伽美什被她推得差点吐血,没想到她个子不高力气还挺大。
       “你想谋杀亲夫?”吉尔伽美什的脸色可叫一个黑,是挺生气的样子。阿尔托利亚也不怕:“我可没承认过。”
       吉尔伽美什突然伸手抱住她,阿尔托利亚的脸和他的胸膛撞了个满怀,竟有些疼。然后她就被腾空抱起了。
        “你要干嘛?”阿尔托利亚一脚踹在吉尔伽美什肚子上,但他没感觉似的继续抱着她往床边走,到了床边就把阿尔托利亚扔床上了。
       阿尔托利亚赶紧抱着被子往后边退,看到吉尔伽美什的样子大概也猜到了他要干什么。她眼睛睁得特大,看来被吓得不轻。
       “你说呢?”吉尔伽美什笑得一脸贱样,看得阿尔托利亚真想给他一拳,“你就乖乖呆在家里边吧。”好在他还是没干啥流氓的事情,说完话又扬长而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8)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