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0

      “吉尔伽美什,若是你最终赢得了圣杯......”
      英雄王从来就知道答案。
      他希望再来一次。


      疼痛,全身酸痛。
      阿尔托利亚在刺眼的霓虹灯光中惊醒,身着单薄的白袍,秋风刮过她的脊背,她才惊觉自己倚靠在暗红的巷弯墙瓦上,裸露的双足在冰凉的地面冻得通红。
      好在夜里的街上空无一人,只有来来回回的流浪汉找寻着躲避寒风侵袭的容身之地,无人注意到她全身沾满泥污,晦暗的金发与夜晚的格格不入。
      阿尔托利亚拖着僵硬的身体站起来,脸上似乎还有未干的泪痕。她对这地方感到陌生,也不知道如何到来,头疼欲裂,像是记忆被偷走,毫无头绪。
      街角的醉酒人立在墙角,看起来就像她一样无家可归,她走过去: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
      她不该问,从一出声她就知道了,她早该感受到那双眼睛,被疲惫与悲痛掩盖住了炙热的翻涌。在穿越了无数时空的日月交织,阿尔托利亚此时心里五味杂陈,说不清的情绪涌上心头,她有好多好多话要讲。
      “我找到你了吗?”她闻到浓郁的酒味飘来,不由得皱了皱眉。

 
      离开冬木的十年后,她却以这种意想不到的方式与这位“旧情人”重逢。
      阿尔托利亚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她哑口失语。吉尔伽美什迎面走来,脸上的神情谁也说不清,阿尔托利亚往后一退,后背径直磕向冰冷的墙壁。
      “怎么了阿尔托利亚,难不成你忘了我?”男人的声音飘忽不定,深红的眸子渐渐逼近阿尔托利亚。
      冬木市的这夜寒风凛冽,月光生生将她的心撕成两半。像极了她旧时的恋人。


       “我以为你死了?”跟着吉尔伽美什穿过曲曲折折的街道,终于在河岸边停下来。等他终于把瓶里的酒一饮而尽,阿尔托利亚转过头去问他,她分明看见他被黑泥淹没,那时的撕心裂肺好似就在瞬间之前。
       “你就那么希望我死吗?”
       阿尔托利亚被噎得无话可说,她摇摇头,“我们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她说“我们”的时候,仿佛看到了他俩是手牵着手跨越千山万水而来。愚蠢,她在心里骂自己。
       “不知道,我醒来时就到了这里。”两人脚步不约而同地停下来,入夜的城市隐秘而可怖,黑暗以夜幕为掩护四处窜动,阵阵阴风让人不寒而栗。吉尔伽美什低头,怔怔地和阿尔托利亚来了个四目相对。
     算来两人已有十年未见,可他眼里的阿尔托利亚,还是如最后一战那日,金发被高高束起,眼中映射出锐不可当的坚毅。
     呼呼的夜风拨开他额前脏乱的头发,吉尔伽美什心想:“不知她此时在想些什么?”
      一个情不自禁,他便对准了她的唇吻了下去。
      阿尔托利亚对这猝不及防的吻下意识地抗拒,她伸手要去推开他,在触碰到对方的胸膛时虽不自觉地缩手,但还是一鼓作气将两人分开。
       “吉尔伽美什,请不要再做出如此轻妄的动作了。”她眨了眨眼睛,和男人四目相对,神情好似从前,坚决而冷漠。
       “可恶,难道你——”他有些气急败坏,“到现在还要跟我作对吗?”
       “不是与你作对,Archer,我带有自己意识来到这个世界。身为servant,我未能为了圣杯而拼死一战,便是我作为骑士的耻辱。我希望你能知道,我没法——”
      “正是如此吗?”吉尔伽美什打断她,“我才会输给你。”
       阿尔托利亚有些犹豫,对她而言,手执剑柄面对千军万马若是她生命的归宿,那么该在起点处添些什么,才能使她一生不那么遗憾?
她不知道。
       就算此时眼前的人又换上一身金色戎装,装作毫不在意地进行一次突如其来的求婚。她也不会放下剑,任由自己被金色渲染。
       可如今他们是被遗弃的英灵。都说英灵死后会成为游荡的幽灵,她倒觉得苟且偷生活下来的才是,例如他俩。
       “越是美好的东西,才越令人向往。这一场战斗我从不后悔——身为英雄王,我不曾后悔任何事,只是......如果那一日重来——”
       吉尔伽美什说话之时,东方的天也渐渐吐白,黎明近在咫尺,又显得遥不可及。这个醉酒男人的焦急溢于言表。
       他说“若”,他说过往。
       她原以为英灵是不存在记忆的,可这人活生生站在她面前,是具有血有肉的躯体,真挚而炙热。
       瞬间阿尔托利亚以为自己来到了十年之前,在现实的恶将世界燃烧殆尽之前,在她亲手毁掉圣杯之前,在圣杯将历史抹得面目全非之前,她终于赶上了回忆的末班车。
       “阿尔托利亚,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
       骑士王从来就知道答案。


       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写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后 

*写在所有故事开始前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51)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