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井樹遠い

人生自是有情痴 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剑】6







       吉尔伽美什抱着她就用脸蹭了蹭阿尔托利亚的头发,好在她也没嫌弃吉尔伽美什那一下巴的青细胡碴。
       “你什么时候醒的?”阿尔托利亚扬起脸来望向他的脸,这才发现他连眼睛都还没睁开。
       回答阿尔托利亚的是一阵沉默,她正想着一拳揍醒他时吉尔伽美什就直直地吻了下来。
       要说阿尔托利亚刚才还有一丝疑惑的话,她现在可是真的笃定要一拳打过去了,可阿尔托利亚被吻得晕乎乎的,一时半会儿没回过神来。
       突然她感到一阵晕眩,胃里一片翻江倒海。手脚并用推开了吉尔伽美什,在床上坐起来一只手撑着腿保持平衡一只手捂住嘴,阿尔托利亚闭上眼睛想要慢慢缓过来。
       吉尔伽美什被吓得不轻,连忙打开窗头的台灯也坐起来看着阿尔托利亚。她皱着眉头一言不发,过了好久才舒展开来。
       “怎么了?”他傻乎乎地将手放上她的额头,一脸认真的怀疑她是不是着凉了。
       阿尔托利亚哭笑不得,也没有心思再跟他解释了。她将双手放在小腹上,不发一言,吉尔伽美什这才明白,问她:
       “饿了吗?渴了吗?”
       阿尔托利亚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还没待她“不”字说出口,他就已经翻下床跑到外面去了。



       阿尔托利亚也没心思再躺在床上了,她站起来走到窗台。窗户外面的黑夜提醒她这正是凌晨时分,她猜测大概是两点左右。这时路上的路灯也像昏昏欲睡的模样耷拉着眼皮,将微弱的白光映射一个个圆形。
       冬天通常是看不到星星的,可今天天空却分外清晰。星星很亮,仿佛近在咫尺一般触手可及;阿尔托利亚看入了迷,仿佛她就在这满天星辰中。
       又有风呼呼地吹进来,阿尔托利亚穿得单薄,她转身又钻回到床上,钻进温暖的被窝里。她平躺着,两只手贴上小腹。闭上眼睛,听到吉尔伽美什在外边摆弄玻璃杯的叮叮咚咚。

       阿尔托利亚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她的双手感到腹中的柔软与活力。她这才如触电般恍然意识到,她有了一个宝宝。
       这个小东西就在她的身体里,和她共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她想,这是她的孩子,她即将身为人母。阿尔托利亚的眼里不知不觉溢满了绿色的温柔,这是骑士王千年来都不曾体会过的感受。




       吉尔伽美什拿着一杯热牛奶回到床边时,阿尔托利亚已经入睡。她仍保持着双手放在小腹上的动作,被子却有一半滑到了地上。他轻手轻脚地将被子拉起来,盖住了阿尔托利亚的肩膀和脚,还顺便贴上去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又用被子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似乎就算只有一缕风跑进被子里,也会把他的心给吹疼似的。


       “晚安。”他关了灯,说。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34)
©赤井樹遠い | Powered by LOFTER